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小小鸟的天空

自由飞翔的鸟儿........

 
 
 

日志

 
 

真男人---史今  

2008-02-01 20:21:11|  分类: 流淌的心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喜欢《士兵突击》,喜欢史今、袁朗、高诚,喜欢那熟悉的军营,喜欢那浓浓的火药味,喜欢那纯纯的士兵的心。
   对于极少看电视的我来说,军事题材的影视片总能吸引我的眼球,可《士兵突击》却是唯一一部令我念念不忘,看了还想看的电视剧。
   许三多的木讷执著,袁朗的气度非凡,高诚的真诚干练,最最佩服的当属真男人史今,“不抛弃,不放弃”成就了一群军营男子汉,曾写过一篇有关《士兵突击》的文章,可因网络问题竟让我半天的心血付之东流,从此再难提笔重写旧篇,今天无意中发现一篇第二天堂写史今的文章,转载于此,与博友共赏。
 

   

   史今给我的感觉就是一完美的男人,不乏男人的坚强与责任感,又充满了女性的温柔与细腻。

   史今给我的感觉并不像玻璃碴那样尖锐,但就是这个有些幽默又有些腼腆的班长最终触动了我心里的那根弦。

   “我相信每个人心里都开着一朵花呢,可漂亮了”

   “我走了就能帮你割掉心里最后一把草”

   “别再让你爹叫你龟儿子”……

   这个“想得多做得多但说的不多的人”是钢七连连长高城最怕也是最疼的一个人,也成为木木,连长,班副这三个性格完全不同的人的依靠。当钢七连的兵齐声呐喊“好”的时候,我也相信那是他们最真实的评价。

   他善良,富有同情心,无私无畏。对于木木来说,史今的角色是全方位的,像母亲,像老师,像兄长。可以说是班长给许木木争取了成长的空间和时间。许三多比其他人更像一个亟待呵护的小孩子。为了拯救许三多,史今不惜三再同器重他与他情谊深厚的连长对抗,不惜得罪全连人,不惜同他最好的朋友“掰了”,甚至不惜以赔上自己的一只手。“你砸着人没关系,总有一回你能砸准”这并不仅仅由于史今善良的本质,更由于“不抛弃,不放弃”这个豪情万丈的钢七连信条,已经内化为了史今的一部分,他要信守自己的承诺。佛说:“我不下地狱谁下地狱”!为了照亮许三多,史今点燃了自己!

    他宽厚包容,富有耐心。在新兵连,许三多是最早显形的“骡子”——向后转能转到摔倒,立正时不罗圈的腿中间会有道缝,踢正步一路顺拐……这些,史今都看在眼里,却没有一丝不耐烦,而是温和认真地一再讲解、示范。

    许三多是班长的心血,他的军事训练的成绩是班长手把手交的,他转变的关键的333个腹部绕杠是班长成就的,他坚忍执着的血性是班长激发出来的。木木心中那一朵朵花儿全是班长亲手浇灌出来的。这些都是史今的耐心指导而成的成就。

    他心细如发,对人体贴入微。征兵家访,与许三多谈心时,他字斟句酌,生怕伤害许三多,他能够察觉到许三多表情和心理的细微变化。许三多睡不着时,他温柔地教他数羊。他能注意到许三多开始长胡子,教他用剃须刀。从小丧母的木木,面对的一直是粗暴的父亲,木讷的大哥和玩世的二哥,恐怕没有谁像史今这样进入木木的内心世界。他还能注意到五六一兜里的钢蹦儿响,为他准备一盒烟。他知道白铁军生病了,为他打来病号饭……

   当三多做了333个腹部绕杠,昏睡在床时,他整晚的看着三多。当看到三多取得一点成绩时,他比谁都高兴。当他复员了,为了不让三多伤心,甚至选在三多去师部回来的前一天走。这样的体贴谁能做到?史今能!

    他坚韧执着而又勇敢。他明明看出许三多不适合当兵,明明知道自己接受了许三多,就要和他一起玩儿命,就面临着越来越快地离开他所热爱的军营,他早已料到这样的结局并且一再面对许三多烂泥扶不上墙的残酷现实,却还是不抛弃不放弃,义无反顾,去面对、去承担,一步一步一直走下去,走向,那个结局,走向,那个尽头……试问明明知道会有这样的结果,谁还能这样做?史今能!

    他持重谦和,淳朴宽厚。在成才家,面对大家的礼遇和成才近乎谄媚的“首长好”,他没有一点飘飘然,因为他从内心深处,清醒地知道自己就是一个兵。在许三多家,面对许百顺老人农民式的狡猾和彪悍,他也没有一丝轻视和慢待。

    他不贪功,总是把荣誉让给别人。那一次的选先进个人,史今看过选票说,“投票结果和上次一样,五六一”。当他的战友们都说选得是班长时,史今说:“我不在投票范围之内,这些都是废票。”可见,班里的战士不止一次选史今当先进个人,但他都每次都推荐了别人。                  

    他一诺千金,言必信,行必果。为了实现“一定要把他带成堂堂正正的兵”的承诺,顶住压力甚至不惜以自己的前程为代价,用玩儿命的方式实现了对许百顺老人的承诺。

    班长要走时,唯一的要求是去看看北京的天安门。

   “老说咱保卫首都啥玩意儿的,没见过首都啥样啊,天安门啦,王府井啦,西单啦,烤鸭...”于是连长带他去了北京,在车上,史今哭得像个孩子,一个当了九年兵的男人不想离开部队,不想离开战友,但是又有什么办法。只能将这种万般无奈化作眼泪释放。

    许三多面对班长离去的事实,死死地抱着班长的行李,就好像抓的是最后一棵稻草,但是他也知道没用,即使留住了行李,史今复员的事实也改变不了。史今再一次将这种万般无奈化作眼泪释放。

   “三多啊,你别老把希望寄托在别人身上,你自己心里也开着花呢,一朵一朵的,我走了,能帮你割了心里的最后一把草。我走了,三多,你该长大了。”

    班长走了,割掉了三多心中的最后一把草,但割舍不掉的是那份永远的情分。

    班长走了,割掉的不只是木木心中的一把草;留在这些深爱班长也为班长所爱的人心中的是,史今,一个温暖的名字。

   班长走了,钢七连的第四千八百一十一个兵走了,却留下了很多...
  评论这张
 
阅读(70)|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